2009年3月15日

從「檸檬黃」到「失敗王」!


「檸檬黃」這個名字很colorful,
但用在食物上就不太好了,
它從前是一種食物添色劑,
後來發覺人體對它會產生敏感而被取替了。
近日深圳再次發現不良商人利用「檸檬黃」將養殖黃花魚染黃,
由於野生黃花魚被過份捕捉,
近年已十分少有了,
據聞最上等的野生黃花魚可賣至千多元一斤,
那些無良商人就是看準這點,
用「檸檬黃」把人工養殖的假扮成野生的,
傳聞這些染色黃花魚早已流入本港市場,
只是政府後知後覺,
任由這些危險食物不斷進入本港。

我有時會撫心自問,
是不是我們對政府要求太苛刻呢?
任何一個政府都不可能毫無錯誤吧?
但後來想想,
食物和藥物等是直接食進口的東西,
對市民健康有直接影響,
但我們的政府則不斷重覆在這方面犯錯,
不是視而不見就是部門間亙相推委,
而且制度上更是千瘡百孔、錯漏百出。
其實香港只是一個很小的地方,
只要用心去管理不是太困難的,
但這班高薪厚職的官員卻不斷在重要的民生環節上出錯,
可見他們根本没有真心或無能力把香港搞好,
這實在讓普羅大眾極之失望!

13 則留言:

imak 說...

對政府要求太苛刻? 有時我覺得係既(如雷曼事件的審訊), 但對食物民生卻應是責無旁貸! 這是基本要求, 是卻是no tolerance!!!

梁巔巔 說...

係歐美國家呢, 尤其是美國, 啲人係對政府視之為洪水猛獸, 怪物, 係要監察住同鞭撻, 否則, 個政府就會過份膨脹跋扈.

香港特區政府, 先天不足, 後天墮落, 老本唔剩好多, 但越益跋扈, 唉, 冇 ga 咯~

新鮮人 說...

imak,
同意,
好多時政府連一些基本東方都做唔好,
其餘的就更加不要提了,
唉~~~~

新鮮人 說...

巔兄,
政府係要監察的,
但也不一定和市民對立的,
只可能我們的官員表現實在太差勁了,
所以才有今天的結果!

聶秀康 說...

以前的黃花魚真係好好味,家下雞,鴨,豬,牛,羊好似都一種味道...失晒真!

the inner space 說...

先講黃花魚,舊時是有大條的,每次買是買一段咁買,不是買成條魚毛。蒸同煎來都好好吃,啲肉質一只只,似蟹肉咁好吃,依家就算買到大條啲嘅,個肉質都唔同咗。

講惡呢就唔夠泛民班立法會議員惡囉,33人一齊操過濠江踩何生嘅場,連別處嘅政府都監察埋,干涉埋人地個出入境條例。就好是出去打完人家,返到屋企還罵人,又要大佬照著。

Ruth Tam 說...

When it comes to safety issues, the government is fully responsible.

Regarding the Lehman issue, when it comes to retail investors, it's the government's responsibility. If it's for private placement, i.e. for private banking clients or institutional clients, then it's the investor's responsibility.

新鮮人 說...

3耳,
同意呀,
小時候啲黃花魚真係好味好多呀,
而家淡而無味了!

the inner space 說...

還有一種叫做『三泥』嘅魚,又是好大條的,是分段來賣的,好多幼骨添,用豆士蒸來吃,好嘢味。
不過太多骨,好似土鯪魚,不合用來送飯,好容易啃骨。
若未聽過可consult一吓新鮮媽!

新鮮人 說...

space,
係呀,
野生嘅真係好食好多,
不過人類食到佢哋就黎絶種所以無得再食了!

新鮮人 說...

ruth,
說得對,
政府嘅責任要分清楚和緩急,
好明顯,我們的政府做不到這點!

微豆 Haricot 說...

There is an expectation that govts must protect the health and wellness of the people it serves. But of course, there are politicians who serve only themselves.

新鮮人 說...

微豆,
我對如今的香港政府真係好好我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