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5日

從芝麻綠豆說起!



"偷叉燒吃"是我小時候的壞習慣,
家人買了一大包用黃色雞皮紙袋裝着的叉燒回來,
嚼嘴的我很愛偷偷的打開拿一兩片來吃,
是"片"不是"嚿"喎,
因為每片叉燒都很薄,
偷吃兩三片不容易被發覺的。
不知大家有没有留意,
從前叉燒佬切的都很薄很幼細的,
有些簡直薄如紙張一樣,
含在嘴裏會慢慢化開的;
但是如今的就算你叫他切薄一點都會很厚,
每嚿至少有四、五毫米厚,
咬下去感覺没有從前的好味,
也欠缺了一點由濃轉淡化開的滋味。
可能是如今什麼都要快,
求求其其切過俾你就算,
跟住要做下單生意賺錢了,
那會再化心機慢慢把它切得薄薄呢!

到集團式快餐店食飯也是一樣,
當你進入門口時,
由店員到抹枱的阿姐都會很好口的和你打招呼,
坐下來抹枱阿姐又會好快的走過來收拾上手留下來的碗筷,
但當她用手上那塊抹完又抹的抹布把枱面清潔時,
你會發覺她只是做着一個必要的指定動作 - "抹",
抺了就是交了差,
她不會看是否抹得乾淨,
也不會留意是否抹齊整張枱面,
通常只會"抹過就算",
枱面上是否有剩餘的餸汁或飯粒是不會留意的,
抹時飯粒、餸汁是否掉到坐椅上等等一切,
都不會在她考慮之內,
因為她太多枱要去抹了,
抺過就速速要走,
那有時間去"斤斤計較"呢!

如果將從前和如今比較,
我們會發現如今的人動作、速度都比從前快很多,
大家都認定什麼都要快,
動作要快、賺錢要快、什麼都以快為上,
至於質數和效果則次之,
這樣下去是好是好難很難說,
但很多趣味和細意卻會漸漸消失卻是事實。

20 則留言:

Haricot 微豆 說...

新鮮人:

>> .... 但很多趣味和細意卻會漸漸消失卻是事實。

I agree: When a business focuses too much on making money, "value" and "good taste" are replaced by "sloppy products and services" !!!

Making big profit based on high-volume and low-quality will only hurt the business in the long run. It's better to widen the profit margin by offering a product/service that the clients are willing to pay a bit more in return for better quality.

悟樂の空間 說...

鬼咩~~~
以前可能係三四個人睇一個場.
依家可能得返兩個,
有時重要得返一個人.
淨係執檯都執死了.
重要返去後房做垃圾分類.
邊度有可能有心機同你慢慢抹乾淨,
睇下檯邊重有冇飯粒???

你去坐下巴士,
去到總站都時會見到個清潔(外判啦一定係...)姐姐上車.
由佢上車到落車,
可能只係數分鐘.

好了, 到你之後上依部車.
你會繼續見到車上面.
(特別是於座位之間的地方)
仍有大量的垃圾.
你見到咁多垃圾就會覺得個姐姐冇做O野.

但要分開講喎~

1. 邊個 PK 留尐垃圾O係部車度先? 重要死 zip 落依尐位度, 咁 Q 冇品.
2. 每日有 N 部車要清潔, 工作時間又長, 加上每部車留O係個站度比佢清潔的時間又少. 每部車比我少少時間清潔, 可能真係攪到自己連飲水的時間都冇. 再唔係比人見到, 以為我做O野做得慢, 點解一部巴士都要清潔咁耐. 比人話我工作效率低, 分分鐘比人炒???!!!???


>>問你死未???!!!???

Ebenezer 說...

現在嘅香港, cost of living 越來越高,但 Standard of living 卻越來越低:(

新鮮人 說...

微豆,
你說得對,
有些都願意付出多一點點,
換取較好較寧的地方進食,
感覺會舒服一點,
如果街上的太昂貴,
回家自己煑也好!

^-^

新鮮人 說...

悟樂,
打工仔的確有佢哋嘅難處,
我們駡老細們唔肯請足夠嘅人手,
老闆又會話貨貴,租金貴,
到時又會去到高地價政策了,
結果又係政府錯!?

我知道巴士清潔工那個例子很慘的,
親眼見過佢哋得幾分鐘清潔,
這個很難怪她們,
至於其他的各有各難,
但希望不要成為那些"馬虎了事"、"得過且過"的人的藉口吧!
做事一定有難處,
在可能範圍內用心做好本份就夠了,
抹枱的例子是因為我看過很多很多次都不是你講的那個原因,
而是她根本無帶個心做嘢,
求求其其抹吓就算,
這是我要批評的!

新鮮人 說...

Ebenezer ,
你兩個"經濟名詞"頂得上我一大遍口水了!

laulong 說...

以前買嘢賣嘢都較有 heart, 依家就只有交易關係,世界愈來愈功能化喇。

我細個幫阿爸買燒臘,叉燒佬總會同我笑吓講吓,依家冇哩支歌仔唱咯。

樂遊 說...

薄薄的叉燒.....我想起一件事。
那時我仍在學院,某人番工。某人番工時間怪怪,很多時要十時收。我夜讀的地方在其工作處附近,而那時我和某人住在街頭街尾,於是常常倍某人一起放工。有一個暖暖涼涼的晚上,一個天氣、夜色、一切都很暧昧的晚上,某人有點餓,剛經過一間即將收工的燒味店,某人就說「不如買十蚊叉燒食」,真的斬了一小包(又真的是用黃色雞皮紙袋包著的)。我們上了小巴,打開紙袋看看十元叉燒是怎樣光景,原來是「片」得很薄的。我拿一片、某人拿一片,吃著吃著,雖然是「賣剩蔗」,但不知何故,那幾片叉燒特別好味,我們很快就吃完,談了兩句無聊而讓人開心的話,很快就要下車,下車不久就過了十一年。我忘了有多久沒再吃很薄的叉燒,大約是比沒有和某人見面更久。
噢!原意寫幾句,卻寫多了

嘿嘿 說...

没试过这吃法,有趣!

新鮮人 說...

laulong,
從前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好像緊密很多,
現在真的有點例行公事的交易感覺,。

你細個時是一位可愛的小朋友,
現在大人一個了,
叉燒佬當然不會同你講黎了,
哈哈哈~~

新鮮人 說...

樂遊,
那是一段很浪漫的回憶,
令人回味,
縱然已成過去,
但現在回想又是一番滋味,
薄薄的叉燒,
偷快的小巴旅程,
一切一切都會留在心深處!

新鮮人 說...

嘿嘿,
廣式叉燒切得薄薄一片很滋味的,
有機會一定要試試! ^-^

梁巔巔 說...

通脹仲會上, RMB 仲會勁升...... 慘!

新鮮人 說...

巔兄,
好耐無見你啦,
近況如何呀?
幾時寫返blog呀?

macy 說...

新鮮人

你會偷叉燒吖! 我也會. 除了叉燒, 也會偷燒肉, 蝦米, 江瑤柱...:)

以前的社會比較人情味, 會關心人客吃下肚的感受, 現在只顧賺錢, 粗製濫造, 但仍然有人會幫襯.

我有時比較喜歡找一些人情味重的地方消費, 好像在樓下花店買花; 午飯的樓上cafe; 幫襯多年的髮型師, 熟口熟面, 他會知你喜歡什麼, 也會閒聊鎖事.

新鮮人 說...

macy,
你比我大膽了,
家裏的蝦米、江瑤柱萬萬不能動,
動了一定俾人吊起黎打啊!

我和你一樣,
喜歡幫襯街坊小店,
縱然不是很"豪華",
但是熟口熟面,
喜歡的又可以談談天,
而且又比較老實,
不會擔心受騙,
這種人情味很舒服,
如今比難找了。

梁巔巔 說...

新鮮兄, 我最快都要下年年底先會再寫番.

:)

新鮮人 說...

巔兄,
吓~~
吓~~
吓~~

咪啦,
有時間寫兩句都好吖,
等年幾多我哋頸都長哂啦,
無咗你無哂生氣了,
喜怒哀樂人生百態,
可以嘅話寫一點吧!

Ruth Tam 說...

I don't blame low paying staffs. No matter how hard they work, they probably don't even have enough for a normal living, not to mention a decent living. They are those paying for the prosperity of the society but don't get the benefit.

新鮮人 說...

ruth,
我都明白,
以那樣低的人工和工時,
的確很難令工人用心去工作,
顧主也是要付上不少責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