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30日

番薯的背後!

剛剛看完﹝義海豪情﹞這套發生在日本仔侵略中國時的肥皂劇,
令我記起一些老人家對我說過的絮事,
其中一樣就是"餐餐番薯"。

那時打仗什麼都没有得吃,
樹根樹皮食乾食淨就連死屍都要食,
一些比較幸運的富貴人家就可以吃些粗糧,
什麼是粗糧?
就是番薯、米糠之類的東西,
當時有番薯食已經是超級超級好運的了,
但是大家不要以為那些番薯很美味,
就像如今在日式超市見到那些紫芯甜薯咁靚咁精緻喎,
那時的番薯又乾又黃又硬又醜樣,
咬落去無味無道又難吃,
感覺真的是味同嚼蠟,
不過有得食已是萬幸,
總好過吃樹皮、死屍了。

當你幾年以來,
日又食番薯夜又食番薯,
就算吃的是日本超甜紫薯又如何?
何況餐餐吃的只是一些既乾又硬又粗嘅番薯後,
試問那個人聽到"番薯"這兩個字不會有作嘔的感覺呢?
所以一些經歷過蘿白頭欺凌的老人家都很怕吃番薯,
因為再上等的番薯都只會惹起他們一些痛心的回憶。

除了食番薯外,
也曾聽過"魚骨換砂糖"的歷史,
當時一些日本仔會拿幾條很大很大的魚來,
每條足足有四呎幾咁長,
但是魚肉會全都被割去,
只剩下長長的一條魚骨、魚頭,
他們會把魚骨放到秤上,
秤到幾重就會自己到你店裏拿幾重的砂糖,
那時個個蘿白頭揹住枝有刺刀嘅長鎗,
眼看着這種形同搶劫的行為都只能啞忍,
其實他們根本不用搞什麼花樣,
只要喜歡的都可以如取如攜,
但是日本仔就是喜歡假惺惺,
做到好似以物易物好公平一樣,
事實就是搶,
歷史是重復又重復的!

江山易改,
品性難移!!

14 則留言:

悟樂の空間 說...

沙糖? 砂糖?

Ebenezer 說...

在「義海」中,個個餐餐有白米飯食,仲大大碗,去酒家仲可以食到成枱都係野,真搞鬼。

新鮮人 說...

悟樂,
又俾你捉到添,
哈哈~~~
唔該哂!

新鮮人 說...

Ebenezer,
我不清楚當時廣州市的情況如何,
但鄉村地方就很慘,
很多人餓死,
或者城市入便會好一點,
但餐餐大魚大肉應該唔可能了!

鹿米館 說...

如果以九姑娘的級數,餐餐大魚大肉都仲可以亦正常,因為她仍有錢,但豬籠里那段,其實應該不要描寫他們有飯開,應該寫食蕃薯或者稀粥,較貼近事實。

新鮮人 說...

鹿米館,
說得對,
不過我們都是估估吓,
没有証據,
又可能日本仔粉飾大城市太平,
有少量肉食供應,
不過都係靠估,
無定論!

嘿嘿 說...

日本时期果真大家都很惨!

空空儿那厢番薯,你这儿也番薯一番,切记,吃多了,要忍住!憋得住!到没人的地方才放…………屁!

哈哈哈~~~

新鮮人 說...

嘿嘿,
我不愛吃的!
哈哈哈~~~

V2 說...

買不起米的唯有吃蘿蔔、番薯,但比樹皮還要好……

新鮮人 說...

v2,
其實不是有無錢的問題,
是有無得賣的問題,
有錢的一早就在家裏儲定大量糧食,
没有的儲不了多少,
到後期什麼都吃光了,
又没有人做生產,
有食物賣,
有錢都無用了!

有樹皮吃在那時已不是太差了,
有些地方連四週的樹皮草根都給人吃光,
一片荒野,
不是我們可以想像得到啊!

V2 說...

我看過一本關於中國日佔時期的書,大米當時一斤五千兩,加上日軍團積食品不賣,同時日軍經常焚燒食物及醫院倉庫,做成食物短缺情況。

新鮮人 說...

v2,
上面我打錯字,
是"無食物賣"。

五千兩一斤還是幾多都好,
那時的平民無可能買得起的,
有價無市啊!

Gwen and Ian 說...

我小時也從姨婆那邊聽過不少被蘿白頭欺凌的故事,不過我姨婆倒是不怕吃番薯,她年紀大了還是很珍惜食物。

新鮮人 說...

軍靚媽,
係呀,
老人家很愛惜食物的,
他們受過苦,
知道食飽不是必然的,
這種習慣很值得我們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