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0日

痛心!

趙連海這個名字從前没有多少人認識,
但從今天起,
他的名字響遍中國內地以至港澳各地,
他的遭遇代表了華夏民族的悲哀,
也反映我國的人權的更低落。

我很少在這裏談內地的民權問題,
不是因為我不關心,
更不代表我認同內地政府的做法,
只是內心感到很痛心,
每次看到相關的新聞都很難過,
所以很少在這裏說出自己的感受,
今次實在看得心裏難受,
有感而發要說兩三句。

相信只要大家在網上略為尋找,
就會知道趙連海是一個幫助內地三鹿毒奶粉的維權人仕,
他在毫無利益下為受害家長追賠賞、討公平,
而且更冒着受到當局起訴的危險,
誓要為他人說句公道話,
可惜他卻遭受到不必要的"迫害"﹐
冠以不知所云的"尋釁滋事"罪名,
結果被判二年六個月的監禁,
這是一個不知所謂的判決,
也代表內地法律公義的死亡。

內地政府之所以如重判很明顯是因為包含了政治因素的,
歸根究底就是恐懼類似這樣的"反動"會影響到政權的穩定,
其實這樣的恐懼是很可笑的,
以中央政權今天的力量,
相信短期內根本没有人可以動搖她分毫的,
而且這些所謂"反動"根本不是想"改朝換代",
那些只是一群要為自己利益討回公道的平民而已,
要平息這些問題很簡單,
就是讓他的不公遭遇得到平反,
我明白那些豆腐渣、毒奶粉事件背後是涉及很多政府貪官的,
而且相信不少和當權者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要一下子去"大義滅親"是無可能做得到的,
因為這樣做就等於把整個政權連根拔起,
但為何不可以對受害者做得公道一點,
至少讓那些受害人可以得到應得的賠賞,
(早前內地法院雖然判三鹿要賠賞受害者,
但隨着三鹿破產後、賠賞則不了了之。)
我這樣說不是認為賠賞就可以了事,
但作為一個想權力不受威脅的政府來說,
這樣做不是更能有效地平息風波嗎?
至少也可以減少人民對事件的怨恨吧。
可惜當權者卻倒行逆施,
不斷對同類事施以振壓,
封閉言論、捉拿帶頭人仕,
這樣的做法如果在封建時代或許有效,
但如今社會消息極易流廣,
人民也再不如從前的默默啞忍,
當權者若再施以這種愚笨的手段,
不單不會收到預期的效果,
相反只會讓社會的怨氣愈積愈重,
長此下去只會到逹不可收拾的地步。

關於毒奶粉的遺害,
今天我們還看到在吉林、遼寧等地不斷出現,
為何相關的毒奶粉還可以靜靜的出售呢?
當權者竟然不吸收教訓,
任由貪官繼續明目張膽做着這些下流無恥的賣買,
這樣做不就是自挖墳墓嗎?
究竟是他們自己"威脅"自己的統治權?
還是平民百姓對政權不利呢?
其實大部份的老百姓都很簡單,
他們要求的根本未發展到西方式的"民主"、"自由",
他們大部份最關心的是自身不要再受到欺凌,
權利也不要受到到貪官、奸商的侵害,
這是很低佷普通的要求,
如果一個政府連這樣低的要求都做不到時,
她們無論採用什麼高壓手段都不可能把人民的怨氣壓下去的。

在"民主"這個命題上,
我們時常聽到"先經濟後政治"的口號,
這個論點表面上是行得通的,
但當我們看到就連簡單如嬰兒奶粉這些事都搞到一塌糊塗時,
人民的基本利益都因為一個不健全的政治體制而得不到保護,
試問這個"先經濟後政治"的方向又是否有待商榷呢?
其實現在談政治改革還是談不上邊的,
因為就連人民發表言論的自由也未得到保証,
即是連說句公道句都可能有罪的情況下,
再加上法律只為政治服務的前題,
人民基本的權利已經完全被藐視了,
試問這樣還能談什麼政治改革呢?

今天我說了以上的一大段不只是想批評內地政府,
要批評別人是很容易,
內地的政治、社會環境的複雜亦不是我能了解,
可是有些事件實在太超乎人類能夠忍受的地步了,
政治改革是一個痛苦和艱難的過程,
改變的確不是三朝兩日可以成功,
可是我卻看到內地有絲毫的改進,
看到的只有平民百姓不斷受着永無休止的欺凌,
看到的只有一些貪官侵害平民百姓的生命和財產,
這樣下去,
蠶食政權穩定的是當權者自己而不是別人,
因為當人民的忍受到逹極點時,
爆發出來的威力是不可預料的,
還望當權者好好自省,
要以為人民謀福祉為上,
而不是以自身利益為首要目標,
因為這樣做才可以得到人民的愛帶,
統治自然會牢不可破了。

19 則留言:

Ebenezer 說...

悲哀!!

新鮮人 說...

ebenezer,
很痛心,
對國家的將來很憂慮!

鹿米館 說...

兩年半,即係再要坐多一年。不知所謂的判決。
空談政治改革是笑話。

新鮮人 說...

鹿米館,
謝謝糾正!

現在就是"談"也不可以,
只可跟住人家走,
聽人家的話~

嘿嘿 說...

如果这事就像你说的一样,我也同意你的见解!

新鮮人 說...

嘿嘿,
我絶對相信香港新聞媒體的操守,
她們報導的和事實不會有多少分別。
相反,
國內的新聞機構卻事事受到制肘,
背後的真相往往給壓了下去!

聶秀康 說...

完全讓人失望的判決,或者應驗這句話「各家自掃先雪」,維權?造夢也別想

新鮮人 說...

3耳,
毒奶粉和豆腐渣兩單嘢對普羅老百姓影響很廣很多,
是直接影響民生的錯誤,
內地政府如此處理實在大失民心,
非常之離舖,
令人心灰意冷!

嘿嘿 說...

话又说回来,并不是只有中国有这问题罢了

记得十多廿年前,美国有问题的鸡被新加坡政府拒接过,而且现在还是让人心惶惶的疯牛症,也都不是同一个问题。时不时,西方国家还是会卖出一些有问题的食品给发展中国家的。

我想提出问题就好,无需心灰意冷或什么的,最多小心购物就是啦。天下哪一个政府没有错过,重要是知错能改。嘻嘻~

新鮮人 說...

嘿嘿,
這個問題很嚴肅的,
必需認真面對。

我是中國人當然首先關心中國事,
三鹿毒奶粉、四川豆腐渣等事件和其他國家的事情不同的主要兩點:

1 首先它不只是劣質產品問題, 當中影響之廣遍及全國,受害人數逹二十多萬, 而之所以可以這樣厲害就是背後有當官的參與, 結果才做成這樣廣大的傷害!

2 當局善後的方法就是要人家封口,
不讓受害人討公道, 只是找一兩個人當替死鬼了事。
另一方面數以萬計患有尿道石的兒童得不到任何照料, 到現今為止, 大部份兒童高昂的醫藥都是家長們依靠借錢支付的, 當局之所謂賠賞只有少數受到報的樣板個案, 我想不會有可能同時間有數萬個患了尿結石的兒童齊齊為了謀害政府而講大話的!

而更離舖的是現今在吉林、遼寧、河南等地竟然有早前聲稱已遭銷毀的數萬噸有毒奶粉出售,這代表什麼? 代表中央根本無能力完全把在下貪官整頓, 又或是中央根本不想幑底處理這些和中央有着千絲萬縷的貪官和奸商。

這些事實都只內地新聞媒體冒着危險展露出來的,
若果你不相信,
還以為這次事件和外國瘋牛等事情一樣的話,
那就無話可說,
没法子再討論下去了!

Ruth Tam 說...

It's not only about harmful food. It's also about a society with NO justice, which is even more serious than harmful food.

新鮮人 說...

ruth,
對,
一針見血,
完全同意!

嘿嘿 說...

其实,还可以上诉的嘛。

新鮮人 說...

嘿嘿,
你好像很少留意國內的新聞的樣子,
多少年來有多少怨獄發生過而不為外人知,
其他的不說,
早前四川地震的豆腐渣工程,
不少替受害人爭取維權的人卻啷噹下獄,
今次毒奶粉又是一樣,
原訴人變受審人,
上訢、上訴、上訴~~~
有用嗎?
不到兩天就會被人turn down,
然後維持原判,
不會有改變的,
這些例子我們看得很多,
難道你在星洲真的没有聽聞過嗎??

嘿嘿 說...

我一直跑。但是,有时候,他们也有对的时候啊。

而且,政府不能干涉法政嘛,判案的是法官,唯有照发律程序啰。如果真的是判得不公,百姓当然可以发出怨声抗议啊,呼出包青天!

嘿嘿 說...

我们的事也多着呢,不是每件事都知道的。该知道的总会知道就是了。呵呵~

新鮮人 說...

嘿嘿,
內地的法庭是為政府服務的,
不是為人民服務的獨立機構,
我由出世到如今從未見過有任何政府要他"死"的可以無罪或減刑!

至叻的就是保外就醫,
意即"驅逐出境"!

新鮮人 說...

嘿嘿,
其實趙連海只是為受害者追討賠賞和責任,
他的罪名是"尋釁滋事",
你知是什麼嗎?
其實就是"捧打出頭鳥",
邊個出聲抗議就邊個死囉!

趙連海已提出上訴,
我們即管看看結果如何吧!

macy 說...

新鮮人

真不明白, 中國數千年那個朝代沒有貪官, 那個朝代的人民可以安居樂業, 當我們在看清代"和申"的電視劇時, 現代的中國其實還一樣有這種人.

中國人到底要欺壓中國人到何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