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5日

女紅!



還有多少人懂女紅呢?
從前女子出嫁前要學曉鏽花、做衣服等等,
女紅被視為女子必學的課題,
如今落街就隨便可以買到不同款式的衣服,
也没有多少人會那麼有心機去學這些傳統手藝,
所以大部份人連簡單的穿針引線都不曉了。
不過當新穿了數次的衣服脫了線或甩了鈕時,
又如何是好呢?
隨便就把新衣服拋掉實在太浪費了,
如果拿到那些改衣服的地方給人補上,
但這些店鋪卻也愈來愈少了,
當這些改衣店都慢慢消失了時,
我們又如何是好呢?

17 則留言:

the inner space 說...

哈哈哈!起碼我懂用針釘返甩掉的鈕扣,幫對襪補窿!改褲腳挑線就很粗糙見不得人。。。。:(

naruto 說...

我連釘鈕都唔係次次掂

新鮮人 說...

space,
你已經好叻了!
鼓掌!

新鮮人 說...

naruto,
你曉得釘鈕,
簡直係大學水平了,
我連補少少都唔多識,
是未入學水平!

Ebenezer 說...

幫對襪補窿都識?!簡直鬼斧神工!!

樓上 Space 兄,讚你十個叻:)

新鮮人 說...

Ebenezer,
我都覺得唔易,
好多時補到一岩一忽,
著兩著又爛過,
把幾水俾錢人哋去補好過,
不過唔會攞對襪去補,
費事臭死人,
爛咗襪就買過對好了!

the inner space 說...

哈哈哈!馬死落地行,唯有補返對襪子的穿孤窿囉,不過都是工多藝熟嗻。普通的尼龍襪子是很難補,或是補不了的,我修補的多是羊毛襪子和棉線襪子。

以便兄言重了,慚愧!慚愧!

Ruth Tam 說...

I am quite okay with normal needle work.

laulong 說...

呵呵,我十零歲就自己挑褲脚、換拉鏈,甚至將褲子放闊!

新鮮人 說...

ruth,
那已經很好了。

新鮮人 說...

laulong,
無話可說了,
你~勁!

ice messenger 說...

如果你懂女紅,我娶你!

新鮮人 說...

ICE,
可惜我是男人,
不能嫁人喎,
哈哈哈~~

DeepC 說...

我猜女仔的問題唔大, 釘鈕及做普通的小修保不難.

女仔有家政班上嘛(以前有, 現在唔知),
而且鏽花己轉成手工興趣類, 有些人工餘時間會去學/玩這科的.

新鮮人 說...

Deepc,
是這樣嗎?
點解我週圍啲女性都唔識哩啲嘢架?
真係慘!

詭異的木頭狗 說...

雖然唔係好靚,釘鈕,改衫,褲腳我都OK wor~
我的強項是織冷衫..

新鮮人 說...

木頭狗,
你咁熟識女紅架?
我真係唔知噃,
印象上你是會織冷衫的,
但真係唔知你連改衫都識喎,
好有全傳女性美德啊!
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