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7日

腸粉的醬汁!

老辦娘從遠處問道:
「腸粉要乜醬呀?」,
中年男人喃喃自語的說:
「乜醬都要,唔洗錢乜都要!」

男人五十來歲,
頭髮開始斑白,
面上黯黑帶點風霜,
灰舊風褸下配上沾了不同顏料的牛仔褲,
腳上的波鞋表皮污糟龜裂,
背着個佈滿灰塵的背包,
雙手粗糙有點爆拆磨損,
看來是做體力勞動工作的。
他連說了兩聲"唔洗錢乜都要",
語調一次比一次晦氣,
看來生活得不太順意。
生活壓力大賺錢不多,
有怨無路訴,
怨氣積聚久而不散,
人生變得很無希望,
很灰很不愉快的樣子。

腸粉來了,
甜醬、麻醬、豉油舖得滿滿,
但男人還是好像不太滿意,
隨手拿起枱上的辣椒醬,
打開瓶蓋整樽狠狠的上下搖動,
白色的腸粉立刻湮没在啡啡橙橙的醬料裏,
堆得像座小山般高,
然後男人快慰的把腸粉往嘴裏送,
腸粉瞬間變成他的仇人一樣,
誓要把它通通生吞活剝,
動作又急又快且充滿狠勁,
紅的、啡的、橙的隨着嘴邊滴落,
碟邊、枱上全是不同顏色的醬液,
一塌糊塗慘不忍睹,
場面令我儍了眼。
忽然,
男人抬起頭來並發現我注視的目光,
看着我的眼神尤如射出惡毒的利箭,
嚇得我立刻把雙眼投向不知那裏好,
只好匆匆低頭吃回自己面前的東西,
然後耳邊又再傳來吸啜汁液的聲音。

21 則留言:

Ebenezer 說...

佢可能想連係都食埋!

新鮮人 說...

ebenezer,
可能佢好肚餓吧!

大蚊Boy 說...

唔係麻醬嚟㗎,正確係:花生醬+燒味汁+麻醬...hee hee hee (好味呀!)

naruto 說...

你睇下你背脊,有一pat pat醬呀

新鮮人 說...

大蚊boy,
我不太好醬,
你認識比我多了。

新鮮人 說...

naruto,
你咪嚇我好噃,
啲醬好難洗得甩架!

l.minor 說...

佢可能都係張d醬汁頂下肚,搵d腸粉發洩

laulong 說...

haha, 寫得活靈活現呀,正!

新鮮人 說...

i.minor,
人生不如意,
總想找地方發洩,
吃東西也可以吧!

新鮮人 說...

laulong,
失禮哂,
給你隨便說一句,
已很開心!
非常開心!

謝謝!

嘿嘿 說...

要了也得要能吃完……要不折堕!

Ruth Tam 說...

It's sad.

新鮮人 說...

嘿嘿,
他吃清了,
一點腸粉也没有浪費。

新鮮人 說...

ruth,
是,
笑中有淚!

jan 說...

混醬, 混帳 :D

我都中意混醬, 不過同發洩無關 :)

新鮮人 說...

jan,
和你相反,
我不愛混醬,
但愛吃東西! =)

The Inner Space 說...

「腸粉要乜醬呀?」
唔!不知是齋腸,還是蝦米腸,or 牛肉腸,or 蝦腸,or 叉燒腸呢?
前兩腸加醬都好吃,其後的加醬就不大配合,不過是不用多付款的,加了也是無妨的吧。
「看着我的眼神尤如射出惡毒的利箭!」
我都沒有試過吃混醬的腸粉,下次去吃腸粉都想試試,不過希望不會又引來別人(如新鮮兄般)的目光呢,啊!我也想知新鮮兄是用怎樣的目光,去看在這位大哥呢?

新鮮人 說...

space,
是齋腸。
落不落醬是個人喜好,
但如果因為唔洗錢就有咁多加咁多,
多到好像"醬浸腸粉"一樣時,
想像不是很多人會喜歡了,
若果真的愛醬如此,
何不直接飲醬呢?

我是用八卦的眼光去看他的,
因為他食得太"鬧教"了。

Ivy 說...

佢真係好肚餓喎~~ 佢有冇落芝蔴?

新鮮人 說...

ivy,
無呀,
無芝麻佢落呀!

Haricot 微豆 說...

"Going postal" comes into my mind when you describe this guy. Sad and also scary !!

http://en.wikipedia.org/wiki/Going_pos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