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20日

我必需要說句公道話!

我忍了很久很久,
忍到無可再忍,
我一定要說句話,
無論是中外古今,
亦或任何法律制度之下,
我都不可以接受:
先捉人後找罪名,
如果那人有罪的,
請立刻明確宣示於世,
這不是什麼國家秘密,
點解要遮遮掩掩咁小家呢?
(唔好同講我什麼法律歷史、理論呀,
我一定會x九爆你架,
我只會看是否合乎邏輯。)

還有,
我完全不接受:
要疑犯自己找証據証明自己無罪,
而不是指控者找証據証明疑犯有罪,
這簡直是本末倒置,
而且容易造成寃案,
更甚者可能變成濫用刑法,
那人唔順眼就可以隨意拉人,
讓法律成為某些人的特別武器。

最後一點,
我愛中國,
但絶不代表是愛某一個政客、政權或政黨,
更不會以為他們睡過的床、愛的女人、去過的茅廁特別香,
這令人發笑和摸不着頭腦。
我愛一個自由民主的政權,
人民的權利會受到尊重,
從而會發自內心的忠愛國家,
而不是盲目遵循"愛國口號"的白痴。

我閉了一肚悶氣,
不吐不快。
愛之深,
責之切,
如果真是愛國的,
不要偏袒,
不要盲目,
不要隱惡揚善,
不要所謂強人政治,
只有受到不斷的鞭策,
雜思廣益的民主政制下,
一個健全的國家才會有機會產生的,
否則再過百年,
還不依然是個封建極權國家,
分別只是不用"皇帝"這個名字而已。
我很幸運能夠在這裏暢所欲言,
在其它地方就未必能夠了。

講完!

聲明:
由於這篇題材敏感,
或會惹人討厭和指責,
君子坦蕩蕩,
不同意見都可以接受,
但我不接受任何無名留語,
我唔怕人多口雜,
亦唔怕會拖慢blog務,
所謂人人有權發聲,
但鬼鬼祟祟的辱駡和胡言亂語是會被删掉的,
有種嘅就放馬過黎,
我必定奉陪到底。

25 則留言:

C.M. 說...

新鮮人呀,你也代我吐了悶氣,謝謝你呀。

新鮮人 說...

c.m.,
有話想話就說,
blog裏是自己發聲的地方,
只要合情合理,
什麼都可以說的。
香港言論還算是自由,
暫時是安全的,
不用謝我,
我謝你的留言才對。

希樹 說...

新鮮人,你很帥!
把我的心底話說出來
我愛中國,希望它變得有自由、有人權、無貪污的地方

新鮮人 說...

希樹,
謝謝你,
你的讚美我全收下囉,
哈哈哈~~

人人都有這個夢想,
只是怕到我化成一堆白骨時都未必能成真啊,
我這個小人物,
只能在這裏發牢發騷,
瘋言瘋語一番,
其餘可以做的就不多了。

laulong 說...

我唔認同艾未未的所謂藝術,對他的作風行徑也感惡絕,但一樣還一樣,他無聲無息的被失蹤,確是令人對國家的司法提出九百個問號的!

新鮮人 說...

laulong,
雖然你和我在某些事情上有不同的意見,
但你的說話很值得我尊重,
因為你是有理智和分析力的人。

我對他的藝術和行徑所知不多,
不能置評,
但這是他個人行為,
若是有犯法的,
當局可依法處理,
否則和公眾無關。
藝術比較主觀,
很難下定論,
喜歡不喜歡因人而異,
無可置論可否。

DeepC 說...

不論在什麼地方, 公正的法制是必需, 操守也很重要.

新鮮人 說...

deepc,
但事實是政治是污穢的,
政客是騙人的,
可悲!

naruto 說...

你講嘅我完全同意

the inner space 說...

”先捉人後找罪名“


誰被誰捉了?

是誰在找罪名?

新鮮人 說...

naruto,
謝謝!

新鮮人 說...

space,
是艾未未,
難道你完全無聽聞嗎?

Haricot 微豆 說...

According to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Ai_Weiwei

"... In addition to showing his art he has investigated government corruption and cover-ups. He was particularly focused at exposing an alleged corruption scandal in the construction of Sichuan schools that collapsed during the 2008 Sichuan earthquake. He intensively uses the internet to communicate with people all over China, especially the young generation....

.... Michael Sheridan of The Times suggested that Ai had offered himself to the authorities on a platter with some of his provocative art, particularly photographs of himself nude with only a 'horse' hiding his modesty – with a caption『草泥马挡中央』. The term possesses of a double meaning in Chinese: one possible interpretation was given by Sheridan as: "F..k your mother, the party central committee"..."

Obviously, the PRC is NOT ready to allow the Ai Weiwei kind of freedom of expression and freedom of speech. I can only assume that he is being imprisoned for openly jabbing the authority in the eyes. It remains to be seen what "officia" charges (real or proxy) will follow.

新鮮人 說...

微豆,
謝謝你帶給大家看的資料,
thanks!

C.M. 說...

新鮮,其實我個關注點亦係響“先捉人後找罪名”呢度,好唔滿意。同佢咩政見無大關係。

the inner space 說...

哦!原來是有關艾青的兒子不見了踪影而發的文章!為何文章本體未有“他的名字”,連誰捉了誰都未有指出呢?如今多謝兄台點醒!

對這位:艾青的兒子“失踪事件,記得最早的新聞用字是”被帶走“,不是被捉被捕。對此我是另有看法,讓我們多等一會罷,可能另有出人意外的QK蹺蹊,當然我也不希望”艾青的兒子“,終於真的被捉了!

新鮮人 說...

C.M.
這個亦是我關注的重點!

新鮮人 說...

space,
雖然我没有提,
但上述咁多位留言的blog友都明白,
會留意的自然會意會到,
不用寫得太白了。

正如c.m.和我所言,
捉賊要拿贓,
那有倒轉頭來做的?
施法程序一開始就有問題,
這正是法制不全、施法不公的明顯例子,
"被帶走"和"被捉"只是文字遊戲,
無乜分別!
如果佢有犯罪嘅,
咪大纙大鼓通報天下囉,
等大家看看是否合理,
否則如何服眾,
若果事情發生在你身上,
你會覺得公平嗎?

等??
等什麼?
等死定還是等人家心情好俾佢保外就醫呀?
問題咁明顯亦唔出句聲,
良心去了那裏。

新鮮人 說...

space,
雖然我没有提,
但上述咁多位留言的blog友都明白,
會留意的自然會意會到,
我寫得咁白你都唔明,
我都無辦法,
幫你唔到。

正如c.m.和我所言,
捉賊要拿贓,
那有倒轉頭來做的?
施法程序一開始就有問題,
這正是法制不全、施法不公的明顯例子,
"被帶走"和"被捉"只是文字遊戲,
無乜分別!
如果佢真係有"經濟犯罪"嘅,
咪大纙大鼓通報天下囉,
等大家看看是否合理,
否則如何服眾,
看看趙連海單嘢,
明顯到唔明顯啦,
臭屎要蜜蓋嘛,
邊個嘈咪邊個死囉。
若果事情發生在你身上,
你會覺得公平嗎?

等??
等什麼?
等死定還是等人家心情好俾佢保外就醫呀?
問題咁明顯亦唔出句聲,
公理去了那裏。

匿名 說...

不接受無名者留言?!
閣下呢個規條,嚴重扼殺了無名者的留言自由呢!
閣下熱愛言論自由,卻又對留言者諸多限制,究竟你知唔知自己做緊咩嫁,你個BLOG係公開嘅,閣下有權定任何規條的,唔會有人有異議。
不過呢,見到你謝絕無名者留言,真係笑鬼死。
忍唔住要藐爆你這位矛盾的自由熱愛者。
我唔寫BLOG嘅,只係閒時路過的。
叫我閒人阿甲啦,朋友仔。

新鮮人 說...

匿名,
言論自由和不留名留言是兩回事,
兩者是兩碼子事,
留名是代表對自己的言論付責,
亦是對blog主的尊重,
就算名字是臨時作的都算有個名號,
連名都不敢留的人,
學乜人講言論自由?

歡迎閣下再留言,
不過請留下名號,
否則下次必删無疑!

匿名 說...

COOL COOL Horray!
喜許個「新鮮光環」俾你吖!
好正呀,講晒心中的話!
如果,中國內地嘅大細蚊仔都睇倒呢篇野就好啦!

細蚊Boy

新鮮人 說...

細蚊boy,
謝謝你的光環,
如果內地啲朋友仔可以睇到我哩篇嘢又唔洗翻牆嘅話,
咁我就唔洗寫哩篇嘢囉,
邊有可能吖!

Ruth 說...

Talking about 愛國, these days, people who claim they are 愛國 in a high profile way because they want the benefits: such as connection, certain business, ...

Li Yee once wrote, if 愛國 can give you something, anyone can be 愛國. Only those who are prepared to pay the price but still 愛國, they are the real ones.

新鮮人 說...

ruth,
功利社會,
人人向利益看,
見怪不怪。
話說回來,
如果一個"國家"(政權)不能讓他們真的去愛,
那麼"當權者"都會反醒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