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26日

九流小說: 小船!



「我們要離婚了!」悅芳終於說出口了。
「哦。」媽媽的語氣很平淡,好像早就料到。
「你不問問我原因嗎?」悅芳有點被疏忽的感覺,
「你已經不是小孩子了,應該明白自己想要什麼。」
「我和他很久没有說話了!」悅芳慢慢的嘆了一口氣。
「連吵架也没有?」她把面轉過來了,
「没有,家裏很靜,放工、食飯、看雜誌、沖涼、睡覺...每天就是這樣。」
「哦!」她又把面轉回去看海了。

她們並排坐在海邊的石壆上,
海風和着鹹味吹着,
兩對眼睛望着海邊上一條小艇,
小艇不自主的左右微動。
「你愛他嗎?」悅芳眼望着遠方,
「你問來幹嗎?」媽媽轉頭過來奇怪的望着女兒,
「這些年來你愛爸爸嗎?」悅芳很想知道,
「他對我很好,爸爸不是很錫你嗎?」視線又再放回那浮動的小艇上,
「你們怎樣走在一起的?」悅芳還想了解多點,
「那個年頭,想有個男人在身邊很自然,感覺安全點吧!」
「有没有後悔?」悅芳大膽的問,
「没有後悔不後悔,我們一起生活得不錯。」
「這樣很奇怪,心好像死了!」悅芳口裏衝出了這句話,
......
瞬間一切都好像靜止了,
風聲、浪聲都忽然靜下來,
悅芳很想收回剛才所說的,
但話出了口又怎能收回呢!
她望着媽媽側面,
心裏有點忍忍痛。
媽媽徐徐的把被風吹亂的髮絲撥向耳背,
「現在和從前不同了,從前的人要求很簡單,有人對自己好就可以了。」
她還是很平和的看着海面,
就像没有什麼事發生過一樣,
「我只想你過得開心。」她轉回來望着女兒說,
「媽媽...對不起...」悅芳雙眼紅了,
眼角泛着點淚光,
「儍女,哭什麼? 没事的!」
悅芳擁向媽媽懷裏,
淚水失控的流下來,
身體微微的在抖震,
她輕輕撫着女兒的背脊,
在茫茫的海面上,
那隻小艇還是孤單的在幌蕩。

完。

10 則留言:

naruto 說...

完架啦?同隻船有乜關係呀?

新鮮人 說...

naruto,
隻船搖咗個心走囉!

匿名 說...

咁媽媽同小芳咪可以一齊玩撐船囉,然後打魚,賣魚,燒魚,好味呀!


蚊蚊

新鮮人 說...

蚊蚊,
佢哋唔係魚民,
無網又唔識打魚喎,
無魚又點擺檔呢?
更加無魚燒啦,
不過去西貢食海鮮吖,
好唔好呀?

laulong 說...

噢,很細膩的描寫呀!

船確是繫著的,但空載的,只一動一動的搖幌著。

新鮮人 說...

laulong,
獻醜了,
只是想嘗試寫寫,
離"可以"尚很遠很遠,
現在首先要改動的是每次寫完後都要重覆翻看,
找出寫漏寫錯的文字,
希望可以有點進步!

你那個"幌"字用得好,
受教了!

Ruth 說...

Every generation have their own problem.

新鮮人 說...

ruth,
人人都有自己的困難,
不過感情問題卻是千年不變,
永遠都是熱門話題!

the inner space 說...

早在幾十年前,台灣的著名女作家瓊瑤,就有一本小說叫“船”,比喻女孩子蕩漾的春心。但經過波濤洶湧的大洋大海,船始終要入港泊岸。

而中國有句話:移船就磡

新鮮人 說...

Space,
唔洗十幾年前,
瓊瑤姨姨依家仲好出名架,
好多電視劇都是她監製的,
例如還珠格格,
至於她的【船】我没有看過,
中學時代同學曾經強力推介,
我睇咗幾個段落就放低咗,
唔係好啱口味,
不過唔知依家再睇感覺會唔會唔同呢!
但暫時還没有衝動想睇,
有太多其它書選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