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日

九流小說: 風鈴草!


圖片:maomao520.yeah.net

志明搬進這座海邊小屋已有一個月了,
也是她離開後的第一個初夏。
屋子是用白泥磚砌成的兩層小平房,
有點像愛琴海邊的白色小屋,
四周附近只有零丁數間房屋,
他住這間樓下是小客廳、浴室和厨房,
樓上只有睡房和小書房,
睡房窗外有個小陽臺,
站在那裏會嗅到淡淡的青草味,
陽臺對出那片草地生着一些不知名的花蕾,
再不遠處外則是一幅海天相接的美景,
一望無際,
日影夕陽,
海面金光鱗鱗,
每個黃昏都美得醉人,
醉得令人快遺忘了世界的殘酷。

黃昏時候,
志明總愛站在陽臺看着夕陽西下,
手裏拿着那枝長長的木笛子﹐
十隻手指柔柔的上下翻動,
幽幽的吹奏出首首悲怨的樂曲,
笛聲隨着微風流蕩,
把草地吹了一遍,
然後淡淡没入寧靜的海面。
志明感覺到,
他每多吹動一次笛子,
沈重的心就會輕了一點,
笛聲好像能把心裏的鬱結輕輕帶走,
所以搬進來這個月裏,
每天傍晚他都這樣吹着,
心裏比初來時舒暢多了。

這個黃昏,
志明又在小陽臺吹奏着,
「咯咯..咯咯..咯咯......」,
樓下恍惚傳來一陣輕輕的叩門聲,
感覺有點奇怪,
誰人會來探訪這個孤單的男人呢?
搬進來那麼久,
也没有和四周的人來往過,
只是偶然在小徑碰面點點頭,
究竟會是誰呢?
志明走到樓下把門打開,
但是門外一個人也没有,
難道是自己的錯覺?
當他正要走回樓上時,
他眼角瞅到門前籬芭傍的信箱上好像有着什麼,
志明慢慢的向信箱走去,
他發現一角嫩綠的樹葉插在信箱口被風吹着,
正當他要拿起拋掉時,
他看見葉子上竟然寫了一些字,
十幾個用類似藍色墨水寫的字,
幼幼長長、彎彎曲曲好柔弱的樣子,
「笛音太悲哀了,悲哀得讓我們都落淚...」
志明看着那神奇的葉子,
「是說我嗎? 是說我的笛聲太幽怨嗎?」
究竟是誰寫的樹葉信呢?
「是前面遠遠那間屋子住着的婆婆嗎?」
但是老婆婆年紀那麼大了,
她能聽到這麼遠的笛聲嗎?
「難道是左邊不遠處那間紅磚屋的女人嗎?」
那個女人早出晚歸,
傍晚時分她還没有回來,
不會是她的吧!
想着想着,
志明始終猜不透是誰寫的,
還要是用葉子寫的信,
感覺有點怪怪,
但也没有什麼辦法,
所以很快便把這事忘掉了,
走回樓上繼續他的笛子怨曲。

一個星期後,
又是金黃滿地的時候,
志明正想走出陽臺吹奏時,
門口又傳來咯咯的叩門聲,
這次他聽得很清楚了,
雖然叩門聲很輕,
但他確實聽到叩門的聲音,
他快步的走去把門打開,
但是屋外依然空無一人,
四周圍也没有人經過的跡象,
詭異得令人背後冷了一截,
就在這個的恐懼感覺侵襲的同時,
志明又再看見信箱口插着些東西,
他快步的走到信箱那邊,
又是樹葉,
不過不是一片,
而是幾百片的樹葉信,
內容和上次的一模一樣,
字跡亦很接近,
究竟是誰寫的呢?
志明四周左右的窺探着,
有那麼多人留意自己吹奏的笛聲嗎?
「我吹奏的曲調讓別人傷心了嗎?」
他喃喃自語的問着自己,
也許真的太幽怨吧,
但死了的心還能夠吹出快樂的樂章嗎?
他慢慢轉身走回屋裏,
走上了樓上,
走到二樓的小陽臺,
把笛子湊到嘴邊,
輕輕的吹起巴雅爾其其格的"孤獨的手風琴",
十隻修長的手指飛快的在笛子的氣孔上下飛舞,
嘴巴不停的吹奏起那輕鬆的舞曲,
瞬間屋子的四周一切好像起了變化,
小草、樹木、海風都跟隨着笛聲舞動,
整個世界都活潑起來,
全都跟隨着輕快的笛聲躍動飛舞,
充滿着生氣和歡樂,
當一曲吹奏完畢,
志明心裏重現了生氣,
往日的哀怨消散了很多很多,
那夜他很輕易地便入睡了。
一睡到了半夜,
睡夢中的他被一陣輕快的鈴聲喚醒了,
是一串串清脆的銀鈴聲,
而且正湊起他傍晚吹湊過的"孤獨的手風琴",
銀鈴聲中還隱約夾雜少女們的笑聲,
夜半三更那裏來的銀鈴聲呢?
還有少女的笑聲?
鈴聲好像是從屋外的草地傳上來的,
志明循着聲音走到小陽臺查看,
但他立刻給眼前的境象嚇呆了,
銀白的月光照射下,
屋前的草地開滿了一大片白色小花,
是白色的風鈴草,
一串一串又一串的白色銀鈴隨風搖動着,
發出響耳清脆的銀鈴舞曲,
在那片白色風鈴草中央,
有着數個身穿白色半透明舞衣的少女在隨歌起舞,
身影飄逸,
尤如在花上跳躍,
而且舞衣如雪般白,
輕柔的隨着身軀飄蕩,
她們邊跳邊愉快笑着,
志明被眼前的景象深深吸引着,
呆呆的站着了不知多久,
當他回過神來時,
他很想走到她們身傍,
於是飛快地跑到樓下去,
可是當他喘着氣把大門打開後,
那些白衣少女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踪了,
只有一大片白色風鈴草還在風中搖蕩着,
還有耳裏迴響着剛才的銀鈴舞曲,
剛剛在陽臺上看到的神奇景象消失了,
一切又好像回復正常,
銀白的月亮依然高高掛着。

傳說風鈴草是花中的音樂仙子,
她們很喜歡輕鬆愉快的舞曲,
在夜裏風鈴草會幻化成白衣少女,
在白色的花海中隨風輕舞,
還會發出如銀鈴般的笑聲,
但只有愉快的人才能夠看見她們。

完!

13 則留言:

naruto 說...

哎喲,原來係鬼故呀。。。

新鮮人 說...

naruto,
不是喲,
故事裏没有鬼魅出現過喲~~

naruto 說...

成群白衣少女唔想志明再吹D走音笛,殺左佢,志明從此變成白衣少女一員,繼續搵下個替身。。。。

新鮮人 說...

naruto,
你看得太多日本恐怖動漫了!
=_____=!!

laulong 說...

浪漫而幽遠,很一流的小小說!

新鮮人 說...

laulong,
請不要說客氣話,
我的水平只能算是僅僅合格,
還有很多很多地方要修正和改善,
如有任何意見,
請盡量指教。

laulong 說...

嗯,不是客套!

laulong 說...

去看看,都符合了好的小小說定義:

http://www.ccvs.kh.edu.tw/teacher/pon/pon1/pon112.htm

嘿嘿 說...

哦~ 花仙子……

新鮮人 說...

laulong,
謝謝指引,
我定當以此為師,
繼續學習。

萬分感謝!

新鮮人 說...

嘿嘿,
謝謝觀看!

Ebenezer 說...

題目可改為:

寂寞的吹簫員

新鮮人 說...

ebenezer,
係"吹笛員"喎!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