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0日

可以合埋把口嗎?

排隊搭小巴返歸時,
背後傳來極度響亮的對話聲,
是那種又尖又高又嘈嘅師奶聲音。

「......啲人話班房好乾淨喎,我心諗開放日梗係乾淨啦,難為我之前掃餐死呀...」
「哦.....」
「我日抺夜抺,做到鬼死咁辛苦......真係唔得班學生死呀....」
「依家啲學生係咁嫁啦......」
「返到屋企又要做,煮飯洗衫好辛苦呀!」
「做人阿媽係咁嫁啦.....」
「班嘢大咗都無用架,又唔幫手,淨係識食同瞓,沖涼又沖鬼死咁耐,次次交水費都成千蚊架,我話佢時佢又發皮氣,仲話至多佢交水費喎,我心諗不如交屋租啦,仲貴呀!」
「哦......」
「又話我唔日日煮飯,佢哋咁叻佢哋煮囉......好辛苦呀!」
「唉~~ 係咁嫁啦! 發咗逹就唔洗做囉!」
「我都想呀,邊有咁好命呀,辛苦命捱一世呀!」
「算啦,鬼叫你唔嫁個有錢人咩,咁咪可以做少奶奶!」
「我想呀,無有錢佬要我喳!」
跟住個勞氣師奶依然不停嘴,
繼續大大聲係街不停不停咁吐苦水,
整個小巴站的人都知道她辛苦的前半生了。

另一次在小巴後排座位時,
隔壁有個奶師用超高八度的聲音在講電話。
「也古媽加好時呵,陀喂和歌支咗吖...就蝦咁衰格洛,華同你港,哥哩時乜鬼.....」
其實我完全唔知佢講乜,
但係佢大聲到我耳都wee埋,
成車人都聽到佢嘰嘰咕咕係度嘈,
想合埋眼唔理佢都唔得,
一閉上眼就只有嘈邊巴閉的嘈音,
仲要鬼咁長氣講極都唔完,
我唔耳痛佢都口乾啦,
想點?
好想將樽啞藥夾硬倒入佢張嘴度囉,
咁就............靜哂!

唔係話要歧視什麼人,
只是日日遇到哩啲口不停嘅人,
仲要係大庭廣眾地方以極大聲和高八度咁叫囂,
我真係頂佢哋唔到呀,
可唔可以合埋把死人口一陣,
讓世界有片刻安靜呀?

12 則留言:

Ebenezer 說...

你都好好記性,記得晒佢地up乜!

梁巔巔 說...

啲乸乸地嘅男人仲勁 ar!

新鮮人 說...

ebenezer,
我無記呀,
諗返乜就講乜囉,
可能記錯架,
哈哈哈~~~~

不過佢哋咁嘈,
淨係記得那刻個耳膜好痛囉!

新鮮人 說...

巔兄,
即係八婆男人?
唔通凡有女性因素嘅嘢都係咁?? =p

梁巔巔 說...

gay

laulong 說...

哩啲強逼性收聽,好慘!

新鮮人 說...

巔兄,
咁又唔可話 基 既 就一定係咁,
我識有d 都好內歛,
唔會吱吱喳喳的,
所都係睇人囉。

新鮮人 說...

Laulong,
通常幾日就會遇到一次,
唉。。。。。
又唔敢鬧佢地喎,
好佬怕潑婦嘛,
哈哈哈。。。

樂遊 說...

我見過一架我常乘坐的路線的小巴在司機位後,貼了一張紙,叫人(應是針對第一行的乘客)唔好大大聲講手機。

此前,我有一次(大概是同一路線的小巴),我旺角上車,坐在第一行正在講手機的大嬸旁。幾大聲,聲音高而尖,最痛苦的是他三覆被,不斷重覆講工作上的同一件不公事。超級煩!一直講到去紅磡下車,仍一路講。下車後,個司機小晒老母,我就心中叫好。

naruto 說...

佢地唔講野會死架

新鮮人 說...

樂遊,
有時真係好難頂,
有幾次差點想爆佢粗。

新鮮人 說...

Naruto,
好似鯊魚呼吸一樣,
一定要不停游水,
等海水不斷流過鰓,
否則會缺氧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