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8日

退學的那一刻!

那一年我才十八、九歲,
是九月初的一個上午,
我正在學校上課,
是中七重讀。
十點左右,
正在上第二節課時,
教務處一位職員走進來叫我的名字,
不知就裏的我跟她走出課室,
在途中我想開口問她,
她只是微笑的說:「到了教務處你就知道了。」,
到了教務處時,
她遞給我一封上面印有理工學院logo的信,
她笑笑的說:「他們收錄了你!」,
那刻我心裏一空,
没有預期的喜悅,
只有一片茫然,
不竟事情來得很突然,
我在理工選的科目要到十月才開課,
九月初才有收錄通知,
對於一個預科畢業,
不知何去何從的小伙子來說,
重讀就好像找個避風港一樣,
現在忽然没有這個避風港的需要了,
感覺有點失落,
有點空虛,
不知所措。

在靜靜的教務處裏,
我慢慢的把退學手續辦好,
然後若得若失的走回班房,
走到門口,
大家都靜下來看着我,
然後老師好像預先已經知道一切似的,
向同學宣佈我已被收錄了,
整個班房立刻充滿一片歡呼聲,
氣氛令我有點尷尬,
當我一路走回自己的位置時,
兩傍的同學都不斷祝賀我,
有些更露出羨慕的目光。
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我慢慢的收拾自己的物件,
老師也讓同學們靜下來,
繼續專心上課,
我把一本又一本的課本放回書包裏,
心裏卻是放空,
當所有東西都收好了,
我默默坐了一陣子,
繾綣着最後這幾分鐘的中學時光,
雖然有點不捨,
但最後還是要站起走到老師面前說聲再見,
她微微一笑,
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說:「好好學習。」,
然後我走到班房門口,
轉過頭來看着大家說了聲:「再見!」,
大家靜靜地向我揮一揮手,
在此起彼落的再見聲中,
我走出了班房門口,
下了樓梯走向學校大門口,
早上十點多,
所有學生都在課室裏上着課,
我一個人穿着中學校服站在學校出口,
有點自由,
有點失落,
有點慌茫,
街上的行人不多,
只有一些趕上班的和家庭煮婦,
我提出右腳踏出了校門口,
没入外面的世界裏去了。

20 則留言:

樂遊 說...

原來CY哥是你的校友。人生第一個「大信封」?哈哈!
a-level實在太惡頂(即使是n年前的事,現在想起仍覺惡頂),你有重讀的勇氣,實在可敬。可能,我的年頭已叫多了不少升學機會。當時已決定,決不重讀中七,考不上大學,就用算是ok的會考成績去報high dip、dip、教院之類,高考一生一次都覺超標。後來,總叫碌入馬料水。現在回首,去讀甚麼high dip、教院的「錢」途其實會比現在好得多……但會遇不到現在的她。叫我再選,我都唔知點揀(她可能會叫我揀讀dip,這就唔會遇到我。哈!)……際遇有時都係「驚」「喜」交集。

Ebenezer 說...

我好明白你的感受:那一刻別了你的母校、別了你的沈佳宜,將成永訣!

我也記得差不多的場境:當年老師曾跟我們說:「安心上路,一路向前走,行出校門,千祈唔好望番轉頭。」

laulong 說...

好感人動人的一剎,是你人生裏永遠的一個定格!

新鮮人 說...

樂遊,
請問誰是CY哥呀?

重讀的確不太好受,
但在前路茫茫下,
算是一個平穩的選擇,
因為有興趣的那科,
只有理工有,
別無選擇下只有等,
今次不行再讀,
興幸自己當時有明確的目標,
也可以說是没有其他選擇吧!

新鮮人 說...

Eben,
那套戲我没有看,
沈佳宜是指女生嗎?
當時我還未有這個煩惱,
只是笨小子一名!

走出中學的確是人生一個里程碑,
很多東西值得懷念回味!

新鮮人 說...

laulong,
"人生定格",
很貼切的形容,
很喜歡這種比喻,
那個年頭確是留下很多重要和深刻的剪影,
百般滋味在心頭!

樂遊 說...

cy哥.....振英哥也。

新鮮人 說...

樂遊,
哦~~
明白了,
真係"光榮"!

naruto 說...

好幸福嘅回憶呀:)

新鮮人 說...

naruto,

是迷失和茫然的感覺!

梁巔巔 說...

"重讀的確不太好受"

唓, 但後嚟有咁嘅 offer, 一 Q 番晒嚟啦!

掂!

l.minor 說...

好正呀~最近呢兩篇唔同風格呀!

我初時也巳為你因為"那些年",哈哈~

新鮮人 說...

巔兄,
也算是我好運啦,
除了勤力外,
升學有時也很講運氣!

新鮮人 說...

i.minor,
縱然没有看那套戲,
每人心中都有段"那些年",
是嗎?

swingsnowman 說...

都係讀中學時最瘋狂!!!
A-LEVEL 係辛苦~ 但係全班都好好感情, 一齊好努力咁讀~=] 同大學真係2 回事=]
真係會有點空虛...

see more: http://swingsnowman.blogspot.com/

新鮮人 說...

Swingsnowman,
中時代的確是令人懷念的。

一舊雲 說...

我想,就是每個人心中都段“那些年”
電影才會那麼賣座吧

新鮮人 說...

一舊雲,
也許吧,
不過我無衝動入場呀。

Ruth Tam 說...

That's a very memorable moment.

新鮮人 說...

Ruth,
tha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