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7日

從易服癖到政府思維!

在報紙上看到一對外國性醫學"夫婦"來港演講,
外人可能會覺得他/她們十分奇特,
因為那位丈夫是有易服癖的,
又注射女性荷爾蒙,
一半時間男裝打扮,
另一半則女裝打扮,
但他/她們自己卻過得十分愉快!

他/她們今次來港主要是去大學講述創傷性性學問題,
一般人對於一些"異易常人"的問題都會採取排斥或打壓的行為,
認為只要"大眾型態"才是正道,
其餘的都是"畸形"、"變態",
有些人則表面抱着開放的態度,
實則卻硬要把這些"小眾"納入正軌,
認他/她是"有病"十分可憐,
但這都不是一個尊重和正確的方向,
予其從自己角度去看別人,
何不嘗試從新方向去了解別人的立場呢?
世界不只是可以有一種意識形態和生法方式的!

這篇並不是想導人"易服",
三言兩語的"威力"並非大家想像中那樣大,
如果可以的話,今天人類的思想就不會那樣狹窄了,
我只是希望大家嘗試用一個開放和多角度的思維思考,
對一些我們不熟識不了解的問題作出更客觀的認知!
就好像我們的政府施政,
那班高官不知是否"養尊處休"太久了,
口裏是常說要"急民所急",
但行動卻還是處於"少做少錯"的保守思維,
對於新構思新方向抱拒變的立場,
在金融海嘯下,政府對經濟發展實在缺乏創造力。
無論對工商企業以致街坊小店都未能作出任何有效幫助。
又例如議員早前提出的"消費卷"問題,
高官等只報以"行政費太貴"拒絶了整個建議,
"消費卷"是否可行當然未知,
但政府應該保持開放態度,
從這個"提點"繼續發展一些有效有用的救市方案,
有破有立才是好的政策機構,
抱殘守舊固步自封是解決不了問題。
我們時常聽到西方批評東方人缺乏創造力,
這正正反映在香港政府施政的表現上!

4 則留言:

微豆 Haricot 說...

If an organization or society does not reward innovations and always frowns on people making mistakes, then there is little incentive to stick one’s neck out or to take any actions beyond the call of duties.

So, the questions become: Are people allowed to make mistakes? Or are they being punished for it?

Ps: I am not up-to-date on HK's situation.

梁巔巔 說...

"那位丈夫是有易服癖的,
又注射女性荷爾蒙,
一半時間男裝打扮,
另一半則女裝打扮,
但他/她們自己卻過得十分愉快!"

係西方人先接受到!

另, 我懷疑曾狗精神狀態有問題~

新鮮人 說...

微豆,
現在問題不是畀唔畀政府做嘢,
反正佢哋時常都做錯啦,
問題係政府有無誠意去幫助市民,
定係是但過活逗人工呢?

新鮮人 說...

巔兄,
要我們學佢哋當然無必要啦,
但係只要我們接受別人的生活方式選擇,
不要用歧視的眼光來看人就好好了!

香港人十個有九個都有精神問題,
只是自己唔知啫,
佢有精神病都唔出奇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