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15日

唔聽爛口唔舒服!

新鮮人是位斯文人,
不會隨便滿嘴爛口,
自小家教嚴禁爆粗,
如有違犯家法侍候,
必被打到皮開肉爛。

話雖如此,
但自小卻無師自通講爛口,
如何會學識?
一般都是同學仔亙相取經吧,
但水平只限於單字和少量性器官名詞而已。
第一次親身感受到"超級爛口"的威力要到出來工作後,
那次是去一位工模供應商的廠房,
同去的還有一位資深的機械工程經理。
工模廠房是個極之污糟和酷熱的地方,
四週都是銅模和鋼具,
滿地都是金屬粉碎,
在那裏工作的人全是袒胸露膊的。
我去過不少做模的工場,
但不知為何每個模廠都一定會掛上數個裸女月曆,
而且多數是「金絲貓」,
個個表情都是咪着雙眼和「O」着咀,
心口則是捧着兩個「大排球」,
不過這倒十分配合模廠全男班的格局!

說回講爛口問題,
當同行的機械工程經理和那個模廠老闆一見面時,
他們第一句說的不是什麼「你好」之類的說話,
而竟然是「我X你老母!咁"能"耐唔黎揾我,唔"能"識人啦!」
但對方聽到自己老母被人問候不單不會不悅,
反而笑笑口的說:「我X"九"你啦,唔"能"洗做呀?而家咪黎X"九"你囉!」,
其後的對話全是粗口爛舌、男女性器官、魚毛蝦蟹,
我當時只是一個初出茅廬的細路,
聽到他們純熟無瑕的爛口對話時都嚇了一大跳,
粗口我不是不識,
但從未聽過有人講得咁自然流暢,
一句話有一半以上都係爛口,
他們又講得極為"鏗鏘有聲",
就好像那些粗口根本是正統言語的一部份一樣咁,
我懷疑不讓他們講爛口他們會變成啞巴,
初期和他們一起工作是很難頂的,
不過久而久之就習慣了,
如果有一天他們不在我面前講兩句反而有點不舒服。

26 則留言:

悟樂の空間 說...

要到出來做o野時先有機會接觸到.
你都算係咁的了...

新鮮人 說...

悟樂,
之前不是未接觸過,
只是未遇到咁嘅高手啫!

imak 說...

有晚, 我搭巴士返屋企有個亞叔在講電話, 他每一句說話都包含了不同器官動作等助語詞, 真係覺得好煩, 好想叫佢收聲! (當然無咁做, 因唔夠佢打)

新鮮人 說...

imak,
聽得多就會習慣了!
哈哈哈~~~~~~

uncle ray 說...

我平日甚少講粗口,除了對政府和曾蔭權。

試過乘小巴,那位司機在講電話,又係每一句都"你老x",勁不舒服。

新鮮人 說...

uncle ray,
他們習慣咗這種說話方式,
唔咁講可能溝通不了,
外人聽不慣當然會好辛苦! =p

梁巔巔 說...

平時講嘢最多一個字起兩個字止.

但 X 開人或事嗰陣就山洪爆發!

新鮮人 說...

巔兄,
我都見識過你嘅威力!
好勁! =p

吱喳妹JeSsiCa 說...

有D人既句子...
CUT哂D粗口,應該冇乜得剩-0-
依家D後生仔女都好中意O係條街大大聲講粗口-0-
仲覺得自己好型>0<''無奈

墜落天使 說...

我哩....口爛在心裡....

大庭廣眾爆粗真係好(銀)耳...

新鮮人 說...

JeSsiCa,
因為佢哋語文能力差所以咪用爛口fill in the blank囉! =p

新鮮人 說...

天使,
好一句"口爛在心裡"!!!!
咁咪變咗"有口難言"囉?
哈哈哈哈~~~~~~~

匿名 說...

有理去罵理直氣壯又何需粗口等等助語詞呢?
新鮮兄和AK姐提出在坊間連閑談都用粗口常聽到的粗言穢語可算是大氣污染。

倒想問問古時有沒有粗口的呢? 有冇文獻記載粗口的起源和隨著時代的演變呢?

祇嘆世風日下!

Space

DeepC 說...

句句都加粗言穢語, 這些粗言穢語根本無意思, 只是講者覺得過癮或發泄下, 但這粗言穢語教壞旁人(不論大人或細路)以及影響許多人的心情.

語言用來溝言, 講埋d無謂穢語, 只會令人(唔講粗口的人)覺得佢無品.

新鮮人 說...

space,
不是人人都好似你咁有學問架,
學問不高時,
口隨心發自然會說了一些爛口了!

古代應該有爛的,
因為這是一種次文化,
是經過長年累月積習而成的!

新鮮人 說...

deepc,
一般講爛口的都是低下階層,
或者是某些行業的集體文化,
在他們中間就是這樣溝通的,
如果要他們不講他們可能會不習慣,
當然講爛口都要看情況,
大庭廣眾或小朋友前是絶不應該講的!

匿名 說...

講粗口和學問應該沒有關連的,
而是旁人是否講粗口之輩有關,
一班人講粗口唔講的無法埋堆,
一班人唔講粗口的突然爆一句,
必定令旁人側目唯有收口收聲,
不過有啲高手可以收發自如的,
對乜嘢人就講乜嘢話兩面討好,
小弟未受過這方面訓練唔識講。

Space

新鮮人 說...

space,
學問好的可以有很多詞彙來表逹自己的意思,
無乜講過書的腦子裏詞彙不多,
為了表逹自己的意思時,
只有重複用街坊爛口充當囉,
你可以嘗試去舊式街市魚檔生果檔聽吓,
就會明白我講的東西了!

匿名 說...

我家附近沒有濕街市,
要走很遠才有濕街市,
街市多呃秤為免勞氣,
已經多年沒有去幫儭。
童年已甚少去濕街市,
很早就幫儭超級市場,
只是跟外婆的幾年間,
偶然帶我去灣仔街市。

《重複用街坊爛口充當囉!
咁即喺因為旁人將而講囉,
若旁人講的是之孚者也的,
想也會是『出口成文』罷。


Space

匿名 說...

correction:

《重複用街坊爛口充當囉!
咁即喺因為旁人而講囉,
若旁人講的是之孚者也的,
想也會是『出口成文』罷。

Space

新鮮人 說...

space.
對某些階層或次文化不認識而硬是下定論,
這不是一個客觀的做法!

匿名 說...

粗口可以是“次文化”?
啊喲! 咁西九要設立個 “粗口”論壇,方便粗口成文的人,去表演給港人遊客聽看,香港這方面的次文化。


記得在小學時,有同學畀人告講粗口,是要記過的。

罷了!

Space

Gwen and Ian 說...

我都唔慣聴到粗口,毎次返香港,若聴到路人在說,都會很shock,但也明白到有些人生活的環境就是這樣。記得小學時一位要好的同學,我到她家等她,她家人互相以粗口慰問交談,她對下還有三個,最小才是幼兒斑,已能操一口流利粗口... 我都真的嚇一跳...所以話,有些人生活環境令他們不覺得粗口是甚麼一回事,我們這些自以為知書識禮的...心也一樣在駡人...唉...又說了廢話。

新鮮人 說...

Gwen and Ian,
幼稚園就操一口流利粗口?
好厲害啊~~~~~~~
真係"詩禮全家"喎! =P

你說得對,
對於某些人或階層,
他們的生活裏充斥着粗口,
根本不覺得是什麼一會事,
我們外人自以為是的用自己的角度去批評他們是不對的,
當然我不是提倡講粗口,
但一樣米養百樣人,
好難用一個指標來衡量所有東西的!

微豆 Haricot 說...

>> ... 對於某些人或階層,他們的生活裏充斥着粗口,根本不覺得是什麼一會事 ...

以前做送汽水(維他奶,百事),勞動階層d語言就係夾埋好多粗口,見怪不怪。

( 替『維他奶』和『百事可樂』送水
http://lotusandcedar.blogspot.com/2007/02/72-occupations-thirst-quencher-part-1.html )

And when I worked as a railroad track labourer here in Canada, it was exactly the same thing. Every sentence is f*cking this and that, and Sh*t, and c*cksucker, and assh*le, .... But that's the way those guys talk !!!

(【鐵路人狼】
http://lotusandcedar.blogspot.com/2008/11/bi-weekly-series-friendsthe-railway.html )

新鮮人 說...

微豆,
你那數篇生動有趣的文章,
到如今還是記憶尤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