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9日

九流小說: 她醒了!

是什麼把她驚醒了?
外面好像還是冷得要命,
不知睡多久了,
張開睡眼,
看看日子,
驚蟄已過,
但聽不見一聲春雷,
四季好像有點反常,
往常春雨綿綿總帶點暖意,
今年卻凍得像初冬,
還好三八節已過,
免得又要給三姑六婆指指點點,
她最討厭別人討論她的私生活。

伸伸懶腰,
吃飽了睡是最好的,
連發夢也會甜一點,
人家都說怕發胖,
她不怕,
平時運動量高,
手腳又長又靈巧,
胖從來都和她扯不上一點關係,
睡醒是回味最好的時光。

房間空空洞洞一個她,
獨居的她從來不會寂寞,
手腳修長,
眼睛閃閃生光,
一舉一動都發出無限妖美,
以她這樣的姿色男人要多少有多少,
但她絶不留男人過夜,
一夕歡娛後就把他們"打發"了,
免卻拖泥帶水活受罪,
男人都是犯賤的,
對他們好一點就會三分顏色上大紅,
記得初初出道時曾經為一個他動了真情,
少女情懷總是思,
她給那寛濶的身軀吸引,
還有他那口甜滑舌的口才,
眼睛看着他的身軀總是走不開,
那夜大膽的把他帶回自己的香閏,
把一生的第一次都給了他,
那感覺撕痛心扉卻帶點滿足,
温存過後還倚在他身上睡着了,
她以為得到幸運之神的眷顧,
可是一教醒來卻人去無痕,
最令她氣憤的是他走時還順手牽羊,
把她家裏值錢的東西都帶走了,
佔了平宜還拿着走,
男人都是那樣的賤,
自始她再不相信男人,
她恨他們入骨,
要食他們肉,
飲他們的血,
喫他們的骨,
被她迷住的男人都不會有好收場,
醒得快的也許只會重傷身殘,
走得慢的就要給她生吞活剝,
她的姿色就是男人的墓穴,
只有這樣她才能把以往的恥辱清洗,
重新找回一個女人的尊嚴。

說了那麼久還未給大家介紹,
她的名字叫黑小悠,
小悠這名字給人楚楚可憐的感 覺,
但姓黑卻有她的原因的,
她是一隻美艷的黑寡婦蜘蛛,
男人對她都又愛又恨!

8 則留言:

Ebenezer 說...

原來係蜘蛛!我初初還以為係條狗乸添^^

新鮮人 說...

Ebenezer,
狗乸?
=________=!!

gwenzilla 說...

難怪我怕她,因為我是女生呀!

DeepC 說...

做咩寫這些? 你都愛這些東東嗎?

新鮮人 說...

gwenzilla,
女性黑寡婦蜘蛛在和男性交合時,
會一路喫食他的身體,
直至完全把他吃掉,
而男性就是被咬亦會繼續"性交動作",
至死方休,
所以男性會怕她多一點!

新鮮人 說...

deepc,
剛巧是三八婦女節和驚螯期間,
所以想到這些趣題材,
純創作而已!

Ebenezer 說...

三八link到去驚螯.....莫非曾經有過莫大嘅傷痕?

新鮮人 說...

ebenezer,
驚螯打小人嘛,
什麼人去打小人呢?
三姑和六婆囉,
三月六、七號左右係驚螯,
三月八號係三八婦女節,
唔係好近咩!

我個人咁樂觀理性,
兼一世好運,
暫時未受過什麼極大傷害,
tounch wood! =)